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男妃/勋鹿 壹

#仅供本人写作娱乐

#若有抄袭.本人追究到底.

#请勿上升真人

#注:有男男生子情节,雷剧.不适者请勿点开.

————————————————————————

壹 太祖立男妃勋王初效仿

慕明二十一年.

太祖吴氏于二十年前打下江山,二十载间,人民安乐,国家兴旺。另有一奇事,祁瑾国中有一氏族,族内男子可生子育子,族中便常有断袖男子成双入对,太祖亦觉奇异,亲自私巡至氏族领地,得知此氏族姓氏为阿鹿恒氏*,太祖赐单姓称鹿氏,鹿氏族长谢太祖赐名,忙不迭送了个模样清秀的小相公入宫,太祖大喜,当即封男妃,日夜笙歌,后男妃产一女,盛宠不衰。

再说回鹿氏族中,鹿氏族长正为这刚强的儿子操心,鹿族长儿子生得水灵,一双眸子似盛了天上的星星,又天生一副好嗓子,只是性子顽劣固执,就与他名儿不相像,这鹿族长的儿子单名一个晗字,取天将明之意。

太祖私巡至此,鹿晗曾见了太祖的阵仗,觉得新奇,跟自己老爹讨了盘缠,自己出了族门,上了京都。

京都内也不是好人遍地,鹿晗一路上盘缠没用多少,到了京都竟也还剩一大半,鹿晗想着总不能靠着剩下的银两坐吃山空,凭着一副好嗓子开起了伎馆儿,生意红火时,鹿晗不防,竟被太祖五子雇人掳走到了五王府里。

太祖五子是何人?温文尔雅一才子也,名世勋,虽为宫中一贵嫔所生,但自小天资聪颖,三岁可识千字,五岁可诵四书五经,八岁即可随兄长上朝听政,天资聪颖是吴世勋得重用之一,另一则是吴世勋得一副好皮囊,性格也不差,虽顽皮些,但听得进人言,也算太祖一得意之子。

鹿晗迷迷糊糊睁开眸子,映入的就是天水绿绣团花云纹素帐清丽的色泽,鹿晗起身,身上还是自己原来的衣裳,帐子被琉璃银鱼帐钩束好,鹿晗清了眸子,才看清坐对着床榻的人,鹿晗冷哼,“我当是谁,原是五王,若是王爷无事同鹿某言述,鹿某就走了。”说着穿好鞋子准备推门出去。

吴世勋正喝茶,慢悠悠饮完杯中茶汤,才答鹿晗的话,“鹿相公*还是留下为好,若相公执意如此,本王可不敢保证相公伎馆里的侍仆的性命。”吴世勋说着话,面上带着微微笑意望着鹿晗的方向。

“吴世勋!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三天两头带人去伎馆闹事我不管,你现在又要作甚?!”

“别恼呀,就是问问你是哪族人罢了。”吴世勋见人已经攥紧了拳头作势要打,忙拉人坐下,鹿晗的拳头他可是吃过的,上次吃了鹿晗一个拳头,可是请了太医来抹了药膏小半月才好呢。

“我?你问这个作甚?”鹿晗顺手拿起桌上的白玉莲瓣仙鹤嘴茶盏倒茶吃,吃了些糕点,吃了杯茶才缓了饿了一晚上的肚子。

吴世勋看着鹿晗吃完了东西,方才缓缓开口,“你是否为鹿氏族人?若是,可否与我为妾?”

“我是为鹿氏族人,为何要与你为妾,即使我鹿晗嫁一男子,也得为正室不是,好歹我鹿晗也是个族长之子。”鹿晗听他话音刚落,一面捻了糕点踌躇吃还是不吃,一面驳了吴世勋。
吴世勋见他如此,便是早也料到的,“你且都说了你为族长之子,而我,只是要你的身份助我,为妾更易助我一臂罢了,”说着手指点着紫檀的桌面儿,“且你也不亏,虽说你一辈子赌了我的前程,但若是我得了个好前程,你与你的族人,风光无限。”

“你且待我想一想。”鹿晗终是吃了那块点心,心中思虑,五王确是个好靠山,况且得当今陛下宠爱,日后若委以国家,嫁与他,鹿氏族人面上有光,也不用听得别人摆布,族人也不用随意奉出,倒是个不错的去处。

“那……鹿某就恭敬不如从命,”鹿晗起身拘礼,“只一点,望五王莫要忘了你我此时之约,还请五王待鹿某嫁入你府中后一纸约定更为稳妥。”吴世勋听他言语,应下,唤人将鹿晗送回伎馆,自己则拿出已准备好的奏章进宫面圣。

鹿晗在伎馆中不过两三日,吴世勋就已经派了轿辇将他名正言顺接入府中暖竹堂为侧妃,刚进来的妃妾需在府中熟悉礼仪一日,一日后方可得王爷宠幸,吴世勋谅着鹿晗为男儿身,拨了一位礼仪嬷嬷,两位侍婢,六位侍奴去暖竹堂伺候,嬷嬷姓岑,原是在吴世勋嘉乐殿伺候,从小瞧着吴世勋长大,两个侍婢都是伎馆里先鹿晗进府学习礼仪,鹿晗原来身边贴心的小丫头,一个栖玉一个栖萝,都是良家子出身,六个侍奴,领头的唤阿衍原来也是嘉乐殿里吴世勋器重的老人儿,剩下五个,都是正妃一个个挑来的。

鹿晗坐在暖竹堂正房中的梨木雕花椅上,听得栖玉将除了自个儿与栖萝以外七个人的来历介绍了个遍,才停了手中撇着茶沫儿的动作,启唇训诫:“你们,都给我挺好了,我虽是个男儿,但女子耍的那些个小手段我不是没见过,你们当中要是谁敢伙同这王府中哪一个妃子侍妾来让我不痛快,大可试试我鹿晗会怎么处置你们。”言罢,鹿晗瞧着底下跪着的人,心中觉着十分无趣,就这么几句话语,有两个胆小的已经撑不住要瘫了下去。

点了阿衍和另一个瞧着约莫不过二七之年的小侍奴伺候洗漱,余下的,鹿晗吩咐栖玉栖萝让他们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日后这府中的日子不好过啊。

*阿鹿桓氏:鲜卑族拓跋部阿鹿桓氏,属于以氏族名称汉化为氏。据史籍《魏书·官氏志》记载:南北朝时期,北魏政权的鲜卑族中有代北鲜卑族三字姓阿鹿桓氏,后在北魏孝文帝拓拔·宏(元宏)于太和十七~二十年(公元493~496年)迁都洛阳入主中原后大力推行的汉化改革政策实施过程中,改为汉姓鹿氏,后逐渐融入汉族,世代相传至今。(出自百度鹿姓渊源)

*相公:旧时对男子的敬称,清孔尚任《桃花扇·听稗》:“他是江湖名士,称他 柳相公 才是。”姚雪垠《长夜》二二:“ 胡相公 跟你婆子没有说一句二话,都巴望着能快点把你赎回。”

*文中鹿晗为伎是指以歌舞为业的人。

评论
热度(4)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