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拘束为前提的自由

千我/童养媳 精修版 C1

#中考前一直在浪的我

#OOC小仙女是我

#请勿上升真人







C1





千玺六岁以前,仍住在湖南的老家,可他与其他乡村里长大的孩子不一样,没有整日里脏兮兮的脸和手,没有沾满泥土的衣物,相反,千玺从小长得水水嫩嫩,小脸儿和小手除了黑糊糊的墨汁,其余的就没碰过,衣服裤子也总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千玺的父母从小就希望他日后有出息,不让他出去和他们眼中的野孩子玩耍,整日将他关在屋子里摇头晃脑地念着唐诗三百首,在一张又一张的废报纸上写着黑黢黢的大字。

苏虞是孩子堆儿里的女大王,村子里所有的小孩儿都认识她,当然,除了千玺。

曾有个隔壁村的小男孩儿,虎头虎脑,扬言要夺了苏虞的位置,小姑娘一听暴脾气就上来了,哪能由着你这么欺负,领着自己的小弟冲到隔壁村,胖揍了一顿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家长找上来的时候愣是一拍胸脯担了全责,帮着小男孩儿家里干了半月农活才罢休。

某个黄道吉日,千玺终于可以出来玩了,苏虞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诶!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旁边和千玺算朋友的二蛋凑在苏虞耳边说:“姐,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易家的那个小书生,平常被关在屋子里,今天他家来人,所以出来混个脸熟。”

苏虞听了这话,笑了笑,“哦!易家的小书生就是你啊,走吧,去小卖部!”千玺面上腼腆地笑着,心里却跟开了花一般,踩着白净的运动鞋跟着孩子们去村口的小卖部买糖吃了。

只后来,苏家有了变故,苏虞的父亲是千玺老家村子的村支书,被人诬告贪污老百姓的血汗钱,进了监狱,那段时间,正好千玺的父母出差,爷爷奶奶心疼孙子,不再关着千玺,千玺就天天陪着这个外表坚强,实质内心柔弱的女孩儿。

苏虞父亲的上诉被驳回并维持原判,判决那天,苏虞母亲牵着苏虞站在陪审席,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

苏家易家是世交,千玺的爷爷奶奶看着小姑娘可怜,答应了苏虞母亲照顾好这孩子,因为二老身子不甚利落,便将苏虞托付给儿子一家,新上任的村长承诺每月会给五百块的生活费,苏虞母亲放下心,跟着村子里进城的队伍去了上海,这是苏虞在湖南最后的也是最不愿回忆起的记忆。

后来苏虞跟着易家一家子去了北京定居,曾经在孩子堆里头称大姐大的苏虞,如今跟在千玺后面,千玺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千玺练字,苏虞也拿了纸在旁边一笔一画的学着,千玺学舞蹈,苏虞在他练习时跟着他的舞步一步步来......

忆起小时候的时光两人笑笑说一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不过苏虞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她渐渐的可以跟上千玺练字的速度,还有在千玺跳错舞步时能悄悄地提醒,只是后来,千玺加入了一个少年组合,苏虞渐渐的也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他了。

评论
热度(5)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