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一个甜饼 千我

#最近总裁文看多了大概就是互撩互撩

#玺子哥性格略黏略可爱的一个甜饼

#老规矩.

其实,我和易烊千玺结婚这么几个星期了……他……还没碰过我。

这就让我很尴尬了好吗?

我妈又是个急性子,新婚第二天早上刚出来,就看见我妈一脸猥琐看着我问我预产期多久,我的娘哟,才第二天呐第二天!

实在是让我对我妈的智商略怀疑啊。

然而事情的转机,还是在我们度蜜月的某一天。

在巴黎转了一天,我早早洗了澡就爬上床打游戏,等易烊千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这画面有点膨胀啊。

青年修长的手指拿着毛巾擦拭着还滴着水珠的短发,水珠顺着脖子到达大开着浴袍领口露出的健硕胸膛中,再顺着肌肉线条往下进入一个想入非非的地方,实在是诱惑无比。

这要是放在婚前,早就尖叫着扑上去了,可现在,我需要一点点小玩笑。

我无视掉易烊千玺脸上略带失望的表情,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唤他过来我给他吹头发。

吹头发是个掩护,反撩才是真。

葱指装作无意撩开浴袍,复又借着拨弄碎发的由头划过锁骨,如此反复,头发吹干,青年已那啥焚身,只待猎物上门。

肌肤之亲

两心相印

最终,我还是撩到了易烊千玺,并如了我麻麻和婆婆的愿,得了一个大胖小子,真是美好的生活。

评论
热度(13)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