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光 Part 4 ABO向

*红酒A×柠檬O

*人设已崩哈哈哈

*玛丽苏预警

——————————————————————————

“要是我回来,你答应吧。”不是问句,是肯定句,吴世勋似是恳求着鹿晗,抬头望着他,眼睛里忽闪忽闪有着什么。

“为什么?”鹿晗就是这样的性子,若不是自己爱入骨髓的人,这样对着自己说要回来与他重归于好,鹿晗早就把那人扔出去了,只是,现在对着鹿晗说这句话的人,是吴世勋。

没有质疑,鹿晗从第一次见到吴世勋就是爱得无法自拔,无论是吴世勋身上的什么,他都可以包容。

他可以包容吴世勋的冷漠,他可以包容吴世勋家人的贬低,他可以包容吴世勋每次在他发情期的时候不在家。

可是啊,吴世勋到底还是腻了,腻了鹿晗每天黏黏腻腻地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腻了他回家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暖色灯光和窝在沙发上的鹿晗。

是了,鹿晗,都这么久了,你还是放不下他,不是吗?不然你怎么会在吴世勋那夜醉酒喊着你的名字地时候肯让他标记你。

即使事后吴世勋约你在咖啡厅见面,他身边还有一个与你长相肖似的omega,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即使吴世勋对你说出那样伤人的话语,你还是爱着他,不是吗。

洗掉标记的时候,鹿晗哭了,且不说对于一个omega洗掉标记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光鹿晗想到洗去标记,自己与吴世勋就此断了关系,连着这几年自己的青春一起葬送,实在是痛得很。

鹿晗等不到吴世勋的回答,站起来欲赶人走,嘴里源源不断地都是些伤人的话,“吴先生,如果你找我和好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那大可不必,我鹿晗没有闲情逸致也没有外面那些人那么贱。”鹿晗说完,已经打开了自家的房门,面上带着微笑,眸子里却是疏离。

“小鹿……我没有……你不要把那些词儿往自己身上揽好不好……”吴世勋对于现在像一只竖起了身上的刺的小刺猬般的鹿晗无可奈何,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不是。

鹿晗抱着手臂,倚在门口,苦笑看着吴世勋,“真的够了吴世勋,我求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你也有不是吗?我们……都放过彼此吧好不好。”

鹿晗说着,已经走过去扯了比自己高不少的吴世勋往门口推,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吴世勋突然转身反抱住鹿晗,把头埋在鹿晗的颈窝,浓郁的酒香慢慢从吴世勋身上散发出来,鹿晗嗅着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是不能抗拒,发情期的omega还是习惯遵从于身体的本能,再倔强的鹿晗也不例外。

但被包围在信息素里的鹿晗努力推开了吴世勋,眼底通红,随手抓过一把剪子,“够了吴世勋,离开我家,离开我……求你……”求你不要再来伤害爱你的鹿晗。

吴世勋愣了,最后的两个字,是鹿晗放下自尊才肯说出来的吧,真的铁了心了吗?真的要放弃吗?

吴世勋皱了眉,若还是要留在这里,说不定下一秒鹿晗就会举起剪刀刺向自己,吴世勋已经不想再看到鹿晗受伤了,出于无奈,只好离开。

而门内的鹿晗哭得不成样子,仍是趁着发情还没开始,翻了抑制剂来抑制发情,在冰凉的液体流入血管的时候,鹿晗才清醒了许多,把心头酸涩压下,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笑意盈盈的样子。

评论
热度(5)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