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缱绻 中长篇/连载/虐 by宅晓晨i

Anniversary_UA:

C10

慕溪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一直坚信着属于自己的东西竟然会变成别人的,他打从心里厌恶着这样的感觉。

从自己回国后开始,他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吴世勋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即使他还是和从前一般对自己好,依旧满心自以为的说着爱自己的话,可是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似乎每次只要鹿晗一出现,吴世勋就像是看不见自己一般,那眼里迸发出的执念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吴世勋爱鹿晗吗?慕溪在心里问着自己,不,他并不爱鹿晗,鹿晗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替身,而现在他回来了,这里也就没有了鹿晗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他如此想着,可是当对吴世勋提出这样的话题是,得到的却是否定。

慕溪俊美的脸上盛满了感伤,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深沉着脸的男人,声音颤抖着开口,“世勋,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总之,鹿晗不可以离开我身边。”

吴世勋强硬地回道,心里有些烦躁,他本能地想要去离开这个地方,逃避这个话题,果然,只要是和鹿晗扯上关系,他就会变得不像自己。

“可是我不喜欢他。”慕溪抬眸直视着他的眼睛,眼里是满满的爱意和乞求,“你不是爱我吗?为什么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我,还是说你有什么其他的隐情,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鹿晗?你爱他?”

“不——”吴世勋想也不想的回答,话在说出口的瞬间心头滑过一丝异样,快得他都来不及捕捉。

慕溪沉默着,看着他如常的面容,如果可以忽略掉那眼里几乎微不可见的起伏,他一定会相信,可是现在,当他意识到也许事实并非如此时他只觉得难堪。

一个替身而已,就这样轻易的占据了他在吴世勋心里的位置,所幸值得庆幸的是吴世勋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也许他也有所察觉,但是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了忽视,那么是否也意味着他还可以把吴世勋再抢回来……

他如此想,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脸上的难过散去,他扯开一抹淡淡的笑容,温柔着说道,“既然你不愿意他离开,那就让他留下吧,正好我最近在家无聊,也可以让他陪陪我。”

吴世勋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晚上回家时,鹿晗明显感到了家里的安静,吴世勋不在家,他有些庆幸地想,推开门走了进去却在客厅里见到了慕溪。

男人姣好的面容在灯光的映照下带着奇特的诱惑,他不禁想,果然是吴世勋放在心尖上的人,真是魅力无限,目光落在茶几上摆好的水果刀时,心里微微又些起伏。

慕溪看着他走进来,便招手示意他走过来,等到他坐下时便拿起水果刀指着面前的水果盘问道,“想吃水果吗?我帮你削一个?”

“不了,谢谢。”

鹿晗摇头拒绝,却见他自顾自地开始削苹果皮,似乎并不在意他的拒绝。

慕溪一边削着果皮一边笑着,见他并没有再开口,不禁抬头看他,那张精致完美的脸庞宛若上帝精心制作的工艺品,没有丝毫瑕疵可言,目光里闪过一丝嫉妒,不过莞尔,他便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削起苹果来。

客厅了安静的可怕,鹿晗皱眉,又些不习惯这样的环境,准备起身要走,却听到他说道,“我今天和吴世勋说想让你离开了……”

鹿晗愣神,又些没反映过来。

慕溪继续说道,“可是他却拒绝了我,他说你不能离开这里,多霸道的话,我问他是不是因为爱你,喜欢着你,他也否认,后来他才告诉我,因为你是我的替身,而他要把你留在身边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害怕我会再次离开他。你看,世勋就是这么的爱我……"

“我知道……"

“我听说朴氏的总裁是你的哥哥,鹿晗,离开吴世勋吧,他爱我,而我也已经回来了,所以你也应该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世勋那边,我会劝他不要再这样限制着你,让你回到亲人身边。”

“那倒是要谢谢你了……"鹿晗微笑,看着他满是怜悯和同情的眉眼不禁觉得可笑,“吴世勋让不让我离开是他自己的事,我想不想离开也是我的事,对于你和吴世勋,我并没有受虐的心想要去插足,但是,如果你真的可以说服吴世勋放手的话我倒是真的要谢谢你。”

“鹿晗,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在吴世勋心里的位置了,你只不过是一个替身,一个连情人都算不上的床伴,你从哪里来的自信敢这样说话?”

慕溪冷哼,削着苹果的手停止了动作,不过莞尔他便又开口道,“不过我刚想到一个办法,即使你不想离开吴世勋我也可以让他亲自让你滚出去。”

鹿晗皱眉还没反映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就看到他原本拿着苹果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在了刀刃上,一时间鲜血横流,染红了白色的沙发和茶几。

慕溪微笑着抬头看向他,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胜券在握,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狠,似乎是感觉不到疼似的,他轻声说道,“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总是会用各种手段,所以,鹿晗,别恨我,你该恨的是吴世勋阿。”

说完,他已经放开握着刀刃的手然后起身往门外冲去,脸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泪水显得格外动人。

鹿晗呆呆地站着,看着他离开,耳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他都可以想象地到慕溪此刻在吴世勋怀里是怎样的楚楚可怜,而吴世勋又是用怎样心疼的目光看着他,而自己,从始自终就被隔离在了外面,那个世界是自己永远接触不到的,他所能感受的只有无尽的悲凉和讽刺。

直到门外的车离去,他才闭上眼,单薄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瘫倒回沙发上,手上粘粘的,他垂眸,看着自己指尖沾染的血迹,不禁感叹,看,这样自己应该更像一个犯人了。

而吴世勋,不就一直把他当成是个犯人来看待吗?

评论
热度(7)
  1. 若思以思Anniversary_HH 转载了此文字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