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童养媳 C13

#你猜我多久没更童养媳了


#请勿上升真人


————————————————————————————————



苏虞去上海就再没回到易家。

 

易烊千玺曾给苏虞打过电话,空号。不知道是苏虞刻意的躲着易烊千玺还是真的已经厌倦了在易烊千玺家的生活,苏虞再没与易家有任何的交集,好像易烊千玺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号人一般,真是伤透了易烊千玺的心。

 

苏虞这边也不好过,说是到上海与母亲团圆,实则软禁。苏虞母亲已经再嫁,对方是一个在上海有一套靠江边的公寓的人,工作忙,苏虞也没见过他几回,只是对方有一个比苏虞大两三岁的儿子,名叫安容止,待人接物也十分冷淡,对于苏虞母女更是持可有可无的态度。

 

日子就这么混着,转眼苏虞已经上了大学,年前易烊千玺已经考上了北京大学,刚刚儿领了通知书那会儿,网上一片舆论,不过都被接踵而来的“当红女星包养门”绯闻压了下去,苏虞准备准备,估摸儿了自个儿的成绩,在志愿表上郑重写下了北京大学四个字。

 

不过报了北大,也录取了,苏虞内心的小希望还是破灭了,自己报的是中文系,易烊千玺之前也报的这个,等苏虞一脸期望拿着通知书去报到的时候,负责的同学嗑着瓜子儿登记好了之后告诉她,“诶,别盼着我们系里有什么明星啥的,人啊,早转信息喽。”崩溃如苏虞。

 

就这么盼着盼着日子也就过了,转眼暑假,上个寒假苏虞已经攒了钱儿租了个小房子做补习班补习语文,补得还不错,不少学生家长也愿意来,推广推广人也多了起来,苏虞就拉了损友沈凝萱高材生来补课,沈同学表示自己不能和王源儿约会了很不开心。

 

暑假补习班又办了起来,天儿也是热得慌,这天儿苏虞正在屋子里整理资料呢,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大热天儿的戴着口罩帽子苏虞看着都觉着热,不对,重点是,苏虞差点儿没给人一拳头再装个较弱小女子什么的喊救命。

 

“嚯,这位哥儿,你不热啊这大热天儿的。”苏虞坐在座位上,拿起旁边儿的冰镇橙汁儿嘬了一口才开始慢慢打量这个全副武装的人,人倒是不客气,拣了个座儿就坐了下来,有与苏虞畅谈人生的架势。

 

“那个,麻烦您给我弟补个课怎么样?”小哥戴着口罩,声音模糊不清,但听着口音还是北京人儿,苏虞顿生了亲切,苏同学对此很不解,只要是北京人,自己就会有一种亲切感,苏虞把这种感觉全部归咎于易烊千玺同学,易烊千玺同学表示很无辜。

 

苏虞跟看怪兽似的看着那人,笑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小哥儿,你早上出来吃药了吗,我这儿一补习班你把人带来我给补不就完事儿了吗。”小哥儿很郑重地摇了摇头,“不,我说的意思是让您给我弟做家教。”苏虞喷了口果汁儿,幸亏没喷人衣服上,不然那衣服多贵啊,自己不就摊上事儿了么,苏虞如此想着。

 

“嘿哥们儿,我们这儿啊不做家教。”苏虞扯了纸巾抹抹嘴巴,一脸看傻(哔——)的样子。

 

“没事儿,只补周末两天,然后每天三个小时左右,一个小时差不多200吧。”小哥儿一脸认真,苏虞感受到了有钱人的豪气,一听这价格苏虞内心的小算盘已经敲得啪啪响,转眼儿换了口气,“那小哥儿的弟弟主要补哪一科呢?”好歹也是开过半年补习班的人,苏虞自然知道怎么奉承。

 

“文科儿吧。”小哥儿正了正衣帽口罩,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那什么,电话留我一个吧,之后会有人联系你的。”说罢,苏虞早就已经双手奉上手机号,小哥儿顺便问了苏虞姓什么就走了。

 

小哥儿刚走,苏虞激动得不行,把隔壁房间正在做题的小孩儿给吓了一跳,急忙跑出来,还以为着火了呢,苏虞好声好气的给重新叫回去做题,自个儿乐不可支地给在家里休息的沈凝萱打了电话,“喂!萱子啊,发财了我跟你说!”

 

沈凝萱正做面膜呢,被苏虞这么一吼面膜差点没掉下来,“苏大虞!好好说话!你捡着哪个大佬的钱包了你是,还是进了什么传销组织?”苏虞在电话那头轻哼,脚搭在了刚刚小哥儿坐过的位置上,“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儿好啊?我跟你说啊,有一家教啊,补文科儿,价位不错嘿。”

 

沈凝萱脖子夹着手机,手上还在剥着橘子,“你不是不做家教吗,怎么?回心转意啦?”

 

“切,我那是看不上好么,这次出手可阔绰了,两百块软妹币一小时呢!周末两天一天仨小时,你说我去不。”苏虞喝完了橙汁儿,随手丢进了门边儿的垃圾桶,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丢个垃圾都那么准。

 

“得,您赚钱去了,我帮您看着班儿里呗,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诶我说萱子,你怎么那么聪明呢!晚上回来我买点儿好的做饭给你吃!”

 

“滚犊子!晚儿回来早点儿,不然我去源儿那儿了啊!不说了,挂了,姐得把面膜洗了去。”

 

那边儿挂了电话,苏虞笑骂了声,转身进了隔壁屋给小孩儿讲题去了。

 


评论
热度(9)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