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缱绻 中长篇/连载/虐 by宅晓晨i

Anniversary_UA:

C5


夜色微凉,毛毛细雨飞舞在天空中,另有一种缠绵悱恻的意味。


鹿晗扯了扯身上衬衫的领口,缓步走进位于市中心的酒吧,说是酒吧又觉得有些不恰当,因为白天这里明显就是一干净明亮的酒店,也只有入了夜才会换上另一幅相貌,倒是和他有些相似,都是善于伪装的人。


鹿晗轻轻的笑,笑容明媚澄澈,在拒绝了第6位上前搭讪的人后才再转角遇到了等候的男人,修裁完美的黑色西服配上男人俊美不俗的面容实在是太合适,只是多了一丝严谨,倒和这暗色奢靡的酒吧有些不相配。见到他走来,男人深邃的眼眸瞬间喷发出一种兴奋和满足,明显的让人不能忽视,脸上的笑容也是盛满了十足十的温柔。


肩膀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手,鹿晗侧过头看着面前挡住自己去路的少年,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再看到少年脸上明显的喜爱时也没说些什么,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缓缓下移来到胸前,似乎想要钻进衣服里一般,却在想要更进一步时被人狠狠抓住。


“他是我的。”


朴灿烈笑着说道,声音清脆而又坚定,偏偏脸上的笑容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似乎是被他的气势吓到,少年讪讪的笑了笑,而后快速的离开。


满意地看着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朴灿烈笑得十足温柔,轻轻伸出手抚平鹿晗身上有些凌乱的白色衬衫,目光在触及到对方露在外面的白色脖颈时不由得收缩,男人裸露在外面的白色皮肤像是夜色里的蔷薇花,妖娆却又带着不可触碰的圣洁,矛盾的结合体,却偏偏美得不可思议。


鹿晗拍掉他停在自己身上的手,微微笑道,“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为朴总的人了。”


“一直都是。”


朴灿烈回答,双手停在面前握了握,似在想念刚才那样别致的感觉,以及那样惊心的美丽,没有丝毫见外的揽上鹿晗的肩膀,一边说着今天来的朋友有哪些一边又带着他走,目光偶尔落在那人精致的侧脸上,嘴角边是温柔至极的笑容。


鹿晗任他揽着自己,这几天晚上做的梦多多少少还是对他有了些影响,面对眼前的男人,他不知为何狠不下心来,连嘲讽讥笑的表情也很难做的出来,似乎他本就该如此的待在他身边,而当此刻,当他被朴灿烈揽在手臂里的时候,他竟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熟悉感,以及一种淡淡的温暖,全身的血液似乎从现在开始变得有温度,一点一点在男人的手臂里升高然后达到顶点。这是在吴世勋身边所不一样的体会,不是爱情,却又有些相似。头疼的像是被针扎进去一般,他不禁垂下眸,眼里是一闪而过的疑惑。


进入包厢后才知道原来到场的也没有什么多大的人物,只不过是朴灿烈身边还算交好的朋友,不意外地是边伯贤也在其中,前天明明说好要一起来的,可是到今天时边伯贤却又因为临时有事而没有和他一起,他还以为他不会来了,可是看到边伯贤面前已经空了的高脚杯,明显就是早他不知道多长时间就已经到了。


鹿晗皱了皱眉,离开朴灿烈坐到他旁边,开口问道,“不是说杂志社有事吗?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怎么会,难得有机会和鹿鹿你来这里,就算是再有事我也是要来的,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


一席话说得深情又饱含暧昧,鹿晗抬眸直视着对方满是浓情蜜意的眼眸,想要看出些什么,却发现除了爱意丝毫没有其他,躲过对方想要靠过来的身体,他不由得向后仰了仰身体,直到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时才停止了动作,偏偏手却在这时被人紧紧握住。


是边伯贤。


他几乎是下了狠劲的握住了他的右手,力道大得似要将他的手握碎。鹿晗皱眉,想要挣脱开,却被他一用力搂紧了怀里,变成了扑倒的姿势。边伯贤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伸手抚摸上他精致完美的面容,而后痴痴笑道,“看,只有我才能触碰到你,他。。。。。。他们又有何机会与资格来奢望。”


“你醉了。”鹿晗淡淡说道,无意间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悲伤,心不由得一颤,似乎有什么被自己忽视了,但此刻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醉了也好,那样我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靠近你了,鹿晗,你说是吗?”


“酒疯应该也耍够了,伯贤,你还是放开鹿晗吧。” 耳边响起朴灿烈清冷的声音,鹿晗垂眸,明显感到抓住自己的手力气变小直到不见,才坐起了身体,顺便给躺着的人拉起来,回过头时面对的依旧是那张温柔的笑脸,如果不是见证过刚才在包厢外男人的气势和听到过他冷漠的声音,鹿晗真的以为面前的男人是天际的一抹暖阳,温柔似春风。


可是现实却让他无比清晰地明白,现在在这个包厢里的所有人,只不过都是披着一层美丽善意的人皮罢了。


“朴总和伯贤看样子很熟?” 疑问的话语却带着肯定的意味,鹿晗勾唇,笑得美丽至极。
被他的笑容所蛊惑,朴灿烈愣了两秒,才点头回道,“确实很熟,小学开始就在一起读书的朋友,现在算来,十几年的情分怕是少不了。”


“17年。”边伯贤仰头又喝了一杯,浅蓝色的液体进入喉管冰凉得让感官都觉得兴奋,“17年的情分,说来我和朴总也算是青梅竹马至交好友了。”


“真是久远的时光。”鹿晗不禁感叹,眼前不禁浮现初吴世勋的身影,他们倒也是十年光景弹指一挥间,却没有丝毫的美好可想,有的只是痛苦的折磨和越发黯淡的心。


见他面露悲伤,朴灿烈眯了眯眼,很好的掩饰住了眼里将要喷薄而出的愤怒和怜惜,手附上他柔软的发丝,依旧温柔地说道,“不及你。”


“不及你与我之间的时间来的长久。” 一句话说完,鹿晗明显感到了身边边伯贤的轻颤,即使掩饰得再好,也还是可以感觉到,再看眼前的男人脸上那足以腻死人的宠溺和爱意,鹿晗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一片深海,呼吸变得急促,头也疼的厉害,慌忙的起身离开包厢,他怕再不离开自己就要被那温柔宠溺所带走,然后变成不一样的自己。


他是鹿晗,清冷的,骄傲的,卑微的,不可接近的,无论什么样,都是他所熟悉的自己,而越靠近朴灿烈一步,越是和他有接触,他就可以感到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咆哮,咆哮着逼他去面对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那不是他想要的。


如此想着,他才觉得澎湃的心有向平静恢复的倾向,可是在下一秒,他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无比可笑的傻瓜,一个天真的自以为是的小丑,可怜到没有人再愿意看他一眼,又或者是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的地步。


三四米开外的走廊上,男人和男人交缠的身影是那样刺眼,刺眼的让他想要就此变成盲人,再也不用接触到这一切,心脏像是炸开了一般,变得四分五裂,原本以为的淡漠,在一次次看到吴世勋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变得再也伪装不下去。


原来无论过了多长时间,经历了多少事情,被男人伤害了多少次,他也还是会心痛到难以忍受。他就是这样爱惨了他,可是那又怎样呢,吴世勋不爱他,甚至连多看他一眼也不愿意,所以鹿晗只能越来越卑微的跟在他身后,仍由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并不想如此,却无能为力。而这无能为力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吴世勋不爱他。


鹿晗讽刺的笑着,清澈的眼眸不知何时已经被晦涩所覆盖,脚下步伐缓缓地向着后方退去,直到靠在暗红色的墙壁上,背部传来冰凉的感觉时,他才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不远处那两个交缠的身影那样清晰却又模糊,而他,倒宁愿是在做梦。


似乎是发现了他的注视,吴世勋抬眸看着他苍白的面容,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厌恶和鄙夷,手上的动作依旧火热,鹿晗看真切,连他抬头时所做的口形都看得一清二楚。


吴世勋说,鹿晗,你真下贱。

评论
热度(7)
  1. 若思以思Anniversary_HH 转载了此文字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