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拘束为前提的自由

我 关于灿白/短篇

#第三方感受灿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放心不会棒打鸳鸯

#有私设OOC及AU

“朴灿烈,离婚后,小言就拜托你了,还有照协议书上说的,我会净身出户。”

我端起面前的咖啡,看向对面的人。

“净身出户就不必了,房子你拿去一套,存款也会给你三分之一,小言……就跟着我,想她随时过来看看吧。”

朴灿烈显然没有接受我的条件,也好,我之后的长途旅行可能会需要经济的支持。

当我和朴灿烈还有我亲爱的女儿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我和他手上拿着的离婚协议书就已经表明我俩已经恢复了单身,但是对于我的女儿,我真的感到十分的抱歉。

我伸出手去揉了揉小言柔软的头发,“小言,以后跟着爸爸要乖,妈妈……会来看你的。”小言同朴灿烈一样生了一副潋滟的桃花眼,才是五六岁的年纪,已经很好看了,关于我和朴灿烈离婚的十二,在之前已经和她商量过,小言是个懂事的孩子,更黏朴灿烈一些,所以在我们三人讨论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朴灿烈依旧是那样的温和,他看着我同小言嘱咐,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确实,我和他也只能停留在朋友的关系了。

“你之后要去长途旅行是吗?”我听见朴灿烈如是说,我直起身子笑着看他,“嗯,我想去外面走走看看,指不定就看见那块儿好的地方就定居下来。”我说这话是玩笑,他听懂了,“没事,想去哪就去吧,我会带着小言去看你的。”

“是吧,”说起小言,怕是我和他一同担心的,“小言的习惯你比我要清楚些,如果我回来看见你没照顾好她,我就抽你。”

我笑了,朴灿烈也笑了。

走的那天,朴灿烈带着小言来机场送我,我看着小姑娘勉强笑着,但是那双小眼睛里充斥的泪花,突然就不想走了,但,没办法不是吗。

离婚后的我确实自在很多,没有家庭琐事的束缚,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我同朴灿烈一直保持着联系,别误会,友谊而已,他常常发小言的照片给我,也时常跟我发发牢骚,这样的相处模式于我于他,都再好不过。

三年的走走停停,让我增长了不少阅历,年岁的增长也让我明白是应该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三年对女儿堆积的思念已经让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十分沉重,所以我决定回去那个有女儿的城市。

下了飞机我才身心放松许多,之前在邮件里已经和朴灿烈提到过我回来的事情,当初离婚时他给我的房子也已经让他吩咐专人打扫干净,不过我决定先去朴灿烈家把小言接到身边住一阵子,在去朴灿烈家的路上,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他也没有什么异议。

按响门铃的那刻,我突然有点害怕,害怕我的小姑娘不认识我了,开门的是一个皮肤白皙,一双下垂眼的男人,身上穿得很随意,看到他的我和看到我的他都愣了一下,我笑了,估计这就是朴灿烈在邮件里无数次提到的那个边伯贤。

“你好,我是小言的妈妈,我来接她过去住几天。”边伯贤被我的话唤了回神,把我请了进去,朴灿烈家没怎么变,但估计有边伯贤的入住,许多的装饰和用品都换了,边伯贤上楼把还在床上睡懒觉的小言叫醒,已经是九岁的小姑娘仍然爱赖床。

估计边伯贤还不怎么熟悉叫小言起床,很久了都没有下来,我走上楼去,边伯贤似是感觉到我来,怂了怂肩,表示没办法,我走过去,抱起有些重量的小言,没一会儿,睡眼惺忪的小言见是我,搂得更紧了,等小言那姑娘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同边伯贤坐在客厅里。

我偷偷打量边伯贤,正抱着水杯直直坐在沙发上的人好像因为我的到来有些拘谨,边伯贤是属于很好看的男生一类,夏天穿着很随意,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青春的气息,但刚刚上楼时掠过房门大开的书房里摊开的文件告诉我,他已经不属于大学生一类了。

小言收拾东西很快,没有让我等很久,走的时候还亲切的和边伯贤打招呼,她说:“白叔叔,再见!”看来边伯贤对她很好,我也算是很放心了。

小言在我那里住了约莫半个月左右,把小言送回去的那天,朴灿烈也在家,他如今是企业里的部门主管,收入不错,他把我留下吃晚饭,边伯贤也没有说什么,饭后,小言回房间收拾东西,而边伯贤进了厨房洗碗,偌大的客厅只有我和朴灿烈。

在家里朴灿烈穿得很随意,因为是夏天,我也穿得很休闲,两个人靠在沙发上,想很久没有见的朋友。

“灿烈,那个,就是你说的边伯贤吧?”我微微偏头,去看理我不远的朴灿烈。

“嗯,是个室内设计师,真是委屈你了,这么久我才发现自己的取向。”朴灿烈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歉意。

“啧,你这话说得我好像损失了很多一样,我还要感谢你吧,小言是我最宝贵的心头肉。”

“是了,小言也是我最宝贵的宝贝,不过仍是委屈你跟我这么久不是吗?”

“不算是委屈?至少我现在还认识你朴灿烈这个人不是,边伯贤看起来对我的到来有点不开心喔,好好哄他。”

“嗯,会的。你呢?去旅游这几年有遇到可以交心的人吗?”

“没有诶……”

这三年里我遇到过不少能对我好的,但都不是那个人,朴灿烈也不是,总是需要等待的。

自那天晚饭后,我和朴灿烈也只是短信偶尔聊几句,视频开得较多些,不过都是在和小言说话,令我意料之中的是,边伯贤主动来找我了。

是一天周末的午后,朴灿烈应该带着小言出去郊游了,而边伯贤则是找了借口来我这,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

我给他煮了一杯咖啡,“尝尝,我去旅游时带回来的,不是什么有名的牌子,不过味道很棒。”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伯贤,可以这么叫你吧?说吧,你要说什么我都会和你谈。”

边伯贤纤细的手指在杯把上摩挲了几下,“我...”我见他说不出,大抵也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你是想说我作为朴灿烈前妻,小言的母亲,这个身份让你不太接受我,对吗?”

伯贤没有说话,不过我猜我是说到重点了。

“你可以不用担心,我从开始跟着朴灿烈,到现在对他都没有什么想法。我和朴灿烈是相亲认识的,虽然我俩的年龄不大,但是家里总是在催,可以说,我和灿烈没有友情之外的感情,小言……也是醉酒之后才有的宝贝。”

我顿了顿。

“灿烈于我更像是一个多年的好友,是可以把心托付给对方的,有困难挫折可以依靠的,但是,你不一样,你和灿烈是爱人,是要共度一生的人,你俩应该从肉体到灵魂都交给对方,不是吗?”

伯贤愣了,耳廓慢慢红了起来,“可是,要不是你让……”

“不,伯贤,感情没有‘让’这一说,就像感情不分输赢,你遇到对的人不是靠别人让给你,而是自己的努力,即便我和灿烈三年前没有离婚,你还是会和朴灿烈在一起,我也依旧不会爱上他,知道吗?”

“我和你相处时间不长,不能对你这个人妄下定论,但是灿烈我了解,我和他结婚的几年里,他对我照顾很多,他对于身边的人用心程度可以说是比对自己的都多,所以你是找到宝了知道吗?我出去的三年,他和我时常发邮件联系,可能是两年前的某一天,他遇到你,之后的邮件除了小言,大多数他都是在说你,说你和他的琐事。”

“你真的是灿烈放在心尖儿上的人。不过作为小言的母亲,我要告诉你的是,小言现在由灿烈抚养,而你是灿烈的爱人,小言叫你一声叔叔,你就必须担起责任来,我不希望某天我去看女儿的时候是你在亏待她,知道吗?”

伯贤是明事理的人,被我这一番话说下来也没有了声,我也不再说下去,打破沉默的是朴灿烈带着小言按响的我家门铃。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伯贤和朴灿烈回去谈得怎样,反正我是知道第二天晚上小言拿着朴灿烈的手机给我打视频电话的时候悄悄对我说:“妈咪,爸爸和叔叔晚上在打架喔!”

我笑了笑,对她说:“那你可要对叔叔好一点喏,下周末来妈咪这里吧!”

年华老去,朴灿烈和伯贤,小言和女婿,我,一起坐着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爱情美好再不过我对面的两个老到不行的男人,依然牵手如初。

评论
热度(9)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