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让我活在没有你的天堂,我宁愿与你一同坠入无边地狱

[勋鹿]光 P1~P5 ABO

#(伪)高冷系(伪)双人格造型师×(伪)清纯系(伪)温婉男友小明星

# 红酒alpha×柠檬omega

# 重逢预警玛丽苏预警

#大纲已定.前4章已经更改部分内容.

Part 1
“哗...”男人拉开窗帘,已是日上三竿,突来的阳光有些刺眼,男人用手挡了挡,伸了个懒腰,洗漱,吃早餐,男人生得甚好,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睛,偏皮肤白嫩,看着倒是减龄了不少.

男人接了电话,忙收拾干净碗筷,套了外套就下楼钻进早已等着的车子里.车子后座上堆着一堆没有开封的专辑,专辑的封面就是男人.

没错,男人是鹿晗,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生得极好,时下当红小鲜肉,演艺双栖歌手,年前被现在的BF公司选秀收入,演了部电影男配,因着皮囊开始火起来,后来发了专辑,粉丝也渐渐多了起来.

虽说鹿晗火,但是公司给配的造型师是公司某高管的亲戚,正规的学校没上过,只看过几期时尚杂志就被安排进了鹿晗的工作室,衣品极差,完全靠鹿晗的颜值,惹得鹿晗发火后辞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寻新的,自己搭配服装倒也是还过得去.

“鹿哥,堵了,你先把后座的专辑签了吧,能签多少就签多少吧。”说话的是跟着鹿晗很久的助理苏靡,任劳任怨的跟着鹿晗从出道到现在,是个可爱又认真的女omega,目前算是知道鹿晗真实性别为数不多的人.

“嗯好。”鹿晗浅浅应了.先从车里备着的小冰箱里拿了抑制剂出来打了一针,末了才拿了笔唰唰签起来.

早高峰堵车严重,鹿晗签完了专辑好一会儿才到了公司,在电梯里方才听经纪人提起今天公司配了个新造型师给他,说是名气蛮大的,也只是给鹿晗顶班二三月之后再瞧罢了.

一行人推了休息室的门进去,沙发上坐着的人让鹿晗心扯了一下,那人回头,连带着淡淡的酒香似乎回了鹿晗的身子,看清了那人的面貌,鹿晗僵了身子.

吴世勋.

鹿晗认识吴世勋的时候不过刚上大学的年纪,在那之前,鹿晗没有谈过恋爱,多年的好友bate陈炽都说他辜负了omega天生的一副好皮囊.

彼时吴世勋作为大二的学长,被拖着去给社团宣传,社长名正言顺说吴世勋不去岂不是学弟学妹的一大损失.

后来,鹿晗吴世勋上演了一见钟情的老套戏码,从确定关系到搬到校外的公寓不过一周时间,只在入住了一月余,陈炽就在一次聚会后在鹿晗身上闻到了夹杂着红酒香的柠檬信息素的味道,而吴世勋如胶一般黏在鹿晗身畔,陈炽才晓得两个人的事情.

两个人相恋同居四年有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变了心,只知道鹿晗在和吴世勋分手后就洗了标记参加了BF公司的选秀,伪装成一个Beta,成名到了现在.

现在吴世勋就坐着鹿晗对面的沙发上,微微勾起唇角,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鹿晗,伸出手,“你好啊鹿晗,我是你的造型师吴世勋。”

鹿晗听着熟悉的声线,愣了许久才伸出手回了这个礼数,“你,你好......我是鹿晗。”毕了,气氛尴尬,还是鹿晗的经纪人卢艺打破了尴尬,方才谈起公事来.

今天鹿晗本就是有画报要拍,不知怎的,鹿晗的状态一直不好,拖了大半天才拍了摄影师满意的一组,过后,又折腾了许久,鹿晗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鹿晗看见自家门边倚着个人,向来精神敏感的鹿晗警惕起来,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原是吴世勋.


Part 2
鹿晗在一天之内僵了两回身子,却还是开口打了招呼.“吴世勋?”被唤的人回头看他.

“鹿晗啊,我能在你家住一晚么?”
吴世勋笑着队鹿晗说,鹿晗闻着他身上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混着龙舌兰酒的清香,心乱如麻,乱寻了个由头就回绝了他.

慌乱间关了门,吴世勋身上淡淡的红酒香似乎还在鹿晗鼻尖萦绕.

吴世勋啊,明明是你先提的分手,为什么还要回来…鹿晗无力靠在卧室的门上,似乎今天的工作有些累呢.

鹿晗真的是太累了吧,靠着房门竟睡着了,近凌晨,鹿晗按照平日的习惯醒过来,倒了杯热水喝.
微弱的敲门声倒是把鹿晗吓了一跳,鹿晗放下水杯拿起扫帚开了门,外面的吴世勋预备敲门的手停在空中.

吴世勋两颊泛着粉红,衬得他更是白净,鹿晗见他眼神迷离,放下扫帚,手碰了碰吴世勋的额头,烫得厉害,鹿晗忙捞起他进了卧室.

鹿晗还是记得吴世勋喝酒后爱吹风的习惯,不过这个习惯的坏处就是,吴世勋抵抗力差,特别容易感冒发烧.

忙烧热水给吴世勋擦身子的鹿晗已经在吴世勋一生病就无意间放出来的信息素里软了身子,强撑着给吴世勋擦完身子,鹿晗才像一摊软泥一般磨进了隔离房间.

第二天吴世勋醒过来的时候,烧已退了大半,对于一个正常的Alpha来说,空中弥漫着的淡淡Omega柠檬味信息素的味道吴世勋还是闻得出来的。

吴世勋起身,四处张望着,忽得瞧见了床头柜上摆着的相框。相框里的两人笑得灿烂,吴世勋忽然想起这是他与鹿晗攒了许久的钱一起去海南的时候照的相片,鹿晗从一起住的居所里带走的关于他们的东西也只有这个。

吴世勋摩挲着照片里那人的脸,留恋着放下了,翻身下床去寻鹿晗。嗅着鹿晗信息素的味道找到了隔离房间,轻一按下门把就开了,隔离房间的床铺上鼓起一个包,浓郁的柠檬香差点让吴世勋控制不住体内叫嚣的欲望。

走近床边,他不过轻轻拍了一下,鹿晗便不住地颤抖起来,掀起被子,鹿晗面色潮红,浑身粉嘟嘟的,吴世勋也忍不住了,俯身堵住鹿晗的嘴唇。

轻咬吸吮,吴世勋撬开鹿晗的银牙,缠着小舌在鹿晗口中攻城掠地,不过一小会功夫,鹿晗便不自禁的勾住了吴世勋的脖颈,吴世勋轻轻放开他,看着鹿晗的眼睛,鹿晗也回望他,清澈而无辜的眼神。

“我帮你渡过发情期。”原本有些软软的奶音此刻也沙哑起来,说着就一路吻到鹿晗脖颈后的腺体,“嗯...”鹿晗的轻咛不知是回答还是呻吟,吴世勋忍了忍,轻吻着咬开了鹿晗的腺体,注入自己的信息素,鹿晗呻吟了声,满眼晶莹,安心睡了。

吴世勋看着那人的睡颜,帮着掖好被子,转身寻了浴室自我解决去了,脑子里都是鹿晗的脸。


Part 3
吴世勋解决完小小吴的问题后,简单打扫了浴室,本是准备离开的,但瞧着鹿晗安稳的睡颜,心里清静了许多,何必这么早离开出去找不痛快。

昨夜吴世勋先一步离了席,朴灿烈那小子定然不会放过吴世勋,尤其身边朴灿烈身边还有个边伯贤,那小子也是个闲不住的,不知离开了这儿又要出什么法子来报昨夜先离席的事呢。

朴灿烈是个实打实的富二代公子哥儿,颜好又才华横溢,朴家家主和夫人本想着生个柔柔弱弱的Omega好生放家里宠着,没曾想生了个纯种的Alpha,虽没遂了心愿,朴家一家也是宠着惯着朴灿烈的。

边伯贤则是个从父母都是Beta的家庭里长出来的纯种Omega,说来奇怪,不知道边家父母的基因哪错了,竟生了个边伯贤这样的出来,后来边家父母进了朴氏,边伯贤自然同朴灿烈玩耍了起来,直到边伯贤20岁那年,两人才相互把藏在心底的情愫宣之于口,后同吴世勋鹿晗一般迅速标记同居,年前,才办了筵席登记领证。

才是粘腻的时候,二人就邀了出国深造刚刚回国吴世勋吃饭,美名其曰补上吴世勋没有喝到的喜酒,偏生两人的酒量都不差,而吴世勋的酒量倒是不行了,所以趁着两人唧唧歪歪去了盥洗室的时候逃去了鹿晗那。

看了会子鹿晗的睡颜,吴世勋还是发着低烧,想着原来抱着鹿晗睡觉的安稳,吴世勋钻进了鹿晗的被窝环住鹿晗又睡了过去。

醒来那会儿已经是夜灯初上,鹿晗觉着总是有什么压着自己,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就是久违的前男友睡在自己旁边,鹿晗惊了惊,悄悄地把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挪开,钻进厨房做饭食去了。

淡淡的米粥的味道诱醒了吴世勋,翻身下床,嗅着味道进了厨房预备把头搁在鹿晗的肩头,鹿晗似是察觉了什么,往旁边躲了躲,言语中满是冷漠。

“吴先生,请您自重。”

吴世勋听了那人言,笑着靠在了厨房的门框上,看着那人口是心非地盛了两碗米粥,一碗递了过来,一碗则是鹿晗自己吹了吹就喝。

吴世勋发挥身高优势,就着鹿晗的手泯了口米粥,鹿晗的脸以肉眼可见的趋势迅速红了起来,鹿晗浅咳了声,把碗硬是塞到了吴世勋怀里,自个儿喝完了自己的粥又钻回隔离房间去了。

在路过吴世勋的时候,吴世勋分明闻见,鹿晗身上愈发浓郁的柠檬味儿,想必是再留在这儿,便是就地发情了。

吴世勋又喝了碗米粥,收拾了碗筷,便自顾自的开了鹿晗家的电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后过了许久,鹿晗才满面通红的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吴世勋,不知怎的恼了起来。

“吴先生,请问您什么时候离开寒舍?”

吴世勋手里正捧着果子吃得欢,抬头看了眼鹿晗,慢腾腾道。

“再住几天就走,怎么,鹿晗,你舍不得我?”

鹿晗也顺着捞了条板凳坐在一旁,听着吴世勋言语,冷笑几番,“舍不得?吴先生何时见我鹿晗舍不得过,我连标记都能舍去,至于吴先生,有何不可舍的?”

鹿晗说这话便是责怪吴世勋当年的决绝,在吴世勋看来,这样的鹿晗倒是可爱得紧,“哦?是吗?”

鹿晗似是被吴世勋不在意的语气激怒,皮笑肉不笑,这样的鹿晗最是可怕,“吴世勋,我不知道你回来做甚,当初可是你先离开出国的,如今又何必来揪着我不放?”

鹿晗说完,便是一阵沉默,那人手里捧着的半个果子也放了下来,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Part 4
“要是我回来,你答应吧。”不是问句,是肯定句,吴世勋似是恳求着鹿晗,抬头望着他,眼睛里忽闪忽闪有着什么。

“为什么?”鹿晗就是这样的性子,若不是自己爱入骨髓的人,这样对着自己说要回来与他重归于好,鹿晗早就把那人扔出去了,只是,现在对着鹿晗说这句话的人,是吴世勋。

没有质疑,鹿晗从第一次见到吴世勋就是爱得无法自拔,无论是吴世勋身上的什么,他都可以包容。

他可以包容吴世勋每次工作回家对他的冷漠,他可以包容吴世勋家人的贬低,他可以包容吴世勋毕业后忙于工作一夜一夜不回家。

可是啊,吴世勋到底还是腻了,腻了鹿晗每天黏黏腻腻地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腻了他回家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暖色灯光和窝在沙发上的鹿晗。

是了,鹿晗,都这么久了,你还是放不下他,不是吗?不然你怎么会在吴世勋那夜醉酒喊着你的名字地时候肯让他标记你。

即使事后吴世勋约你在咖啡厅见面,告诉你他要出国深造,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即使吴世勋对你说出那样淡然的话,你还是爱着他,不是吗。

洗掉标记的时候,鹿晗哭了,且不说对于一个omega洗掉标记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光鹿晗想到洗去标记,自己与吴世勋就此断了关系,连着这几年自己的青春一起葬送,实在是痛得很。

鹿晗等不到吴世勋的回答,站起来欲赶人走,嘴里源源不断地都是些伤人的话,“吴先生,如果你找我和好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那大可不必,我鹿晗没有闲情逸致也没有外面那些人那么贱。”鹿晗说完,已经打开了自家的房门,面上带着微笑,眸子里却是疏离。

“小鹿……我没有……你不要把那些词儿往自己身上揽好不好……”吴世勋对于现在像一只竖起了身上的刺的小刺猬般的鹿晗无可奈何,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不是。

鹿晗抱着手臂,倚在门口,苦笑看着吴世勋,“真的够了吴世勋,我求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你也有不是吗?我们……都放过彼此吧好不好。”

鹿晗说着,已经走过去扯了比自己高不少的吴世勋往门口推,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吴世勋突然转身反抱住鹿晗,把头埋在鹿晗的颈窝,浓郁的酒香慢慢从吴世勋身上散发出来,鹿晗嗅着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是不能抗拒,发情期的omega还是习惯遵从于身体的本能,再倔强的鹿晗也不例外。

但被包围在信息素里的鹿晗努力推开了吴世勋,眼底通红,随手抓过一把剪子,“够了吴世勋,离开我家,离开我……求你……”求你不要再来伤害爱你的鹿晗。

吴世勋愣了,最后的两个字,是鹿晗放下自尊才肯说出来的吧,真的铁了心了吗?真的要放弃吗?

吴世勋皱了眉,若还是要留在这里,说不定下一秒鹿晗就会举起剪刀刺向自己,吴世勋已经不想再看到鹿晗受伤了,出于无奈,只好离开。

而门内的鹿晗哭得不成样子,仍是趁着发情还没开始,翻了抑制剂来抑制发情,在冰凉的液体流入血管的时候,鹿晗才清醒了许多,把心头酸涩压下,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笑意盈盈的样子。


part 5

三天结束,鹿晗一身轻松走进自己的工作室的时候,一片混乱的景象,差点让鹿晗误以为走错了楼层,反身一看,没错啊。

正在忙碌的职员见鹿晗来了,忙不迭放下手里抱着的箱子,拿了几张白纸凑了过来,“鹿哥,公司可是给你请了尊大佛摆咱们工作室里呐,您要不去看看,人搁休息室里呐。”鹿晗平常和职员们关系不错,职员们在工作室里也都亲切称鹿晗为鹿哥。

“啧。”鹿晗不满地啧了一声,揉揉头发抬脚向休息室走去。很不巧,休息室里坐的就是三天前在家里和自己求复合的前男友吴世勋,吴世勋似乎是在这三天解决掉了所有问题然后和公司签了合约正式入驻自己工作室。

鹿晗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摔,看着对面因自己进来而站起身的吴世勋,笑了笑,满是疏离,“真是一尊大佛,吴设计师合作愉快?”言罢,不顾吴世勋眼睛里溢满的不解,自顾自走出休息室帮着职员整理东西。

说起鹿晗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是BF在外唯一设立的工作室,这也是鹿晗当初成立时提出的要求之一,其次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区最偏僻的大楼内,包了整整一层楼,各种区域分配完毕后还有不少空间,鹿晗干脆将练习室搬了过来,顺便在角落辟了一个小小的休息室,就是吴世勋此时待的那个。

吴世勋的到来意味着原来被当做仓库的设计区要开始启用,许多杂物都必须搬出来顺带按照吴世勋的意愿重新装修,一来二去,鹿晗不愿在弥漫着灰尘的工作室待着,金口一开让工作室所有人在家办公,吴世勋整日忙着监工满足自己挑剔的眼光早出晚归,装修好又晾了个把月,整个工作室才开始正常办公。

吴鹿二人在这当中仅仅只说了一句话,无非就是吴世勋通知鹿晗可以到工作室里来,鹿晗回了句嗯罢了。

正常休息工作几周后,卢艺揣着剧本就进了鹿晗的练习室,鹿晗一般不是呆在录音室就是呆在练习室,十分好找,此刻他正仰面躺在练习室地上,纯黑的衬衫上隐隐的汗渍可以看出鹿晗练习的强度之大。

卢艺踩着高跟鞋哒哒走过去关掉还在放着歌的音响,仔细一看鹿晗已经睡着了,就随意盘了腿在鹿晗身旁坐下来,鹿晗是她带的第一个艺人,她,鹿晗,苏靡,三个人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们这三个omega两个都已经有了归宿,也就只有鹿晗一个人还在独自奋斗,她这个姐姐是又焦心又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工作室里的职员一个一个断断续续进来跟卢艺打招呼下班,练习室里拉着窗帘,想看外面的天空也看不见,卢艺爬起来拉开窗帘,已是霓虹的世界,身后的鹿晗似乎是被拉窗帘的声响吵醒,坐起来软软唤了声卢艺姐。

“小鹿很累呢,再睡一会儿吧,我去给你买吃的,馄饨怎么样?”卢艺一边走过去一边说着,捞起放在角落的包,准备出去买馄饨,“不睡了,要不叫外卖吧,这儿走到馄饨摊儿路也远。”鹿晗看了看天色,说到。

卢艺想了想应了下来,点了外卖和鹿晗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不过多时,外卖就已经到了。

“对了,卢艺姐有事找我?”鹿晗捧着馄饨忽然看向卢艺,白皙的脸在水汽里有点模糊,已经是秋天了阿。

“对对对,你不说我还忘了,”卢艺放下碗,从包里掏出了剧本递过去,“喏,这是我根据你的形象选的,不能老呆在音乐室里变成作曲傻子呐,我看了,是一部蛮好的剧本,国内这类题材挺小众。”

接过剧本,鹿晗简略翻了翻,是欧洲中世纪风格,在国外最普遍大众,而国内却很少涉足的血族故事,毕竟国内的片子还是会以本国的人群口味来定题材,而对西方国家古代故事感兴趣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电影取了最简单易懂的名字《dark》,是黑暗,血族常常隐没在黑暗里,而这个名字更多的寓意却是指见不得人的爱情,片中女主是一名优秀的血猎,男主好巧不巧就是一位血族亲王,两人通过长时间的猎杀关系日久生情,而血猎血族又势不两立,两个人只能暗中相爱,后来的结局比较开放式,女主放弃血猎身份,却也没有去找男主,而选择远走,最后的一场镜头是一只不知名的蝙蝠跟随着女主,但蝙蝠究竟是男主还是其他什么也无从知晓。

确实是一部好电影,阵容更是让鹿晗只能剩下两个字NB,和卢艺再商量讨论过后,已经确定接下了本子,过几天还是要去面试走个过场以免人非议。

吴世勋算是工作室里还没有走的员工之一,他站在门后听着卢艺和鹿晗的谈话,走远的同时掏出手机拨号,电话那头是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哟,老弟,想我了?”

“别废话,告诉二叔,鹿晗进他拍的《dark》需要自己带造型进组。”

说完,利落果断地挂掉电话,脑子里浮起的是一句话,一句已经伴随了他两年梦境的话。

“去吧,去寻找你心中的光。”

评论(2)
热度(15)

© 若思以思 | Powered by LOFTER